追《鹤唳华亭》,赏屏风画上题诗
陈美红 发表于 - 2019/12/31 10:38:00

又一部制作精良的历史题材架空剧《鹤唳华亭》近来吸引了不少观众的眼球,也引发了诸多媒体的关注。一时间,线上线下都热议着服道化、高能反转、朝堂权谋等等与之相关的话题,点赞声与质疑声此起彼伏。其间该剧虽经历了一次中停,却也换来了现在的加更,令追剧粉直呼过瘾。

起句“代云陇雁浙江潮”,是萧定权拿给卢世瑜的书道作业,被卢世瑜大加赞赏。代云陇雁和浙江潮不可能出现在同个时段同一片天,所以此处并非写实。句中涉及一个典故,“代云陇雁”,出自江淹的《恨赋》。赋作基调苍凉悲愤,诗人在提及明妃王昭君时,说她离汉北去,远嫁匈奴,仰天长叹,而她途中所见景色便是那荒漠的边塞,风沙阵阵,白日西沉,孤雁零落,云色惨淡;虽然明妃心中思念盼望君王,但仍葬身于异域,饮恨而终。那么这带状(代同带)的云和陇地的雁便渲染了浓重的离愁别绪,寄托了离去之人内心的苦楚与孤独。而“浙江潮”乍看是江南的钱塘江潮,是周密笔下那雄伟壮阔、蔚为大观的浙江之潮,更是苏轼笔下那“庐山烟雨浙江潮,未到千般恨不消”的夺人心魄令人向往之潮,它在那东南形胜三吴都会自古繁华的钱塘,历来享有盛誉!而卢世瑜恰是江南人,致仕归乡便可常观这钱塘之潮的壮美。可归处越美,离别后太子的处境就被反衬得愈加凄惨,虽然太子也希望老师能有个好归处。诗人想象着老师从中原离开回归江南,独留自己一人留守京都,顿生浓郁的离愁别绪。

第二句“人有迷魂犹待招”,则翻自李贺的古体诗《致酒行》中“我有迷魂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迷魂便是执迷不悟的魂。诗人善用象征手法,以“雄鸡一声天下白”写主人的开导生出了奇效,“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诗人因此茅塞顿开,心胸豁然开朗。这里萧定权借自己执迷不悟仍需老师继续开导为由冀求卢世瑜能留下。所以卢世瑜深受感动。

人间多少金谷客

数声鹤唳念遥遥


第三句“世间多少金谷客”,金谷客就是往来于金谷园的客人。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带大花园的豪华别墅。石崇沿着山形水势,筑园建馆,挖湖开塘,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石崇又派人去南海群岛用绢绸子针、铜铁器等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得金碧辉煌,宛如宫殿。在他的金谷园中,厕所里都放着甲煎粉、沉香汁之类的名贵香料,凡是上厕所的,都能看到厕所里有十多个穿着华丽的新衣、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仆恭立侍候。据《语林》记载,当时晋朝的一位官员刘实有事去拜访石崇,上厕所时见到厕所里有绛色纹帐、垫子等很讲究的陈设,并有婢女捧着香袋侍候,吓得急忙跑出,以为错进了石崇的内室。可见金谷园奢侈之极致,而石崇在金谷园中常设宴豪饮,纸醉金迷,熙熙攘攘的来客皆为名利场上人。所以这句感慨的是世间汲汲于富贵名利之人何其之多,也反向立意,表明自身无意于此。

尾句“数声鹤唳念遥遥”,其中鹤唳不仅指画中鹤鸣,更是有所意指。《世说新语?尤悔》中“陆平原河桥败,为卢志所谗,被诛。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大致的意思就是陆机因卷入司马二王的争斗中被诬而诛,临死前慨叹仕途险恶、人生无常,对于自己入仕的选择悔恨不已,渴望回到当年和弟弟闲适悠游在华亭闻听鹤唳之时。而后面三字“念遥遥”与柳永的《雨霖铃》“念去去”意思相近,两者都是诗人遐想到了距离之遥。“念”字表明了诗人内心的想望,而“遥遥”则随着目光和思绪的延伸,显出渴求之切,悔意之深。这里,诗人借此再度表明自身无意官场,但求回到山水之间,重获心灵的解脱,无限的自由。

前两句情深,由遐想别离言起,以自己(萧定权)仍需老师教诲为意竭力挽留恩师。后两句清雅,表明自己(陆文昔)眼中的卢尚书无意于名利,只愿致仕归乡重获自由,也隐隐地表现自己欲与太子携游蜀中之意。

 屏风画|画题诗 

致仕还乡


神奇的是,合四句为一首完整的七言绝句,诗意贯通后与两两解读却有所不同。这待招迷魂不再是学生萧定权,而是被迫离京愤然不平渴望重新回到朝堂上的贬谪之人。这等不甘心下调,痴迷于朝政的政客,仍想着有朝一日帝王能召回自己。只是宦海风云,伴君如伴虎。面对这些热衷权谋的人,诗人的态度则是劝戒。金谷园衰败了,陆机因谗被杀,汲汲于名利之徒,摸爬滚打于朝堂之人,终将不得好果,而终了想要回归闲适自在的自由生活将不可能。毕竟过眼云烟,为名利博弈丢了性命,定然会悔不当初。不如乘势挂冠而去,得享山水之乐。诗人规劝望金谷客慎思量!或许这部权谋剧也在传达这个意旨吧~

这首屏风画上的题诗赏完了,你觉得怎样?有想法请留言噢。欢迎指正!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