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的三个段子,揭示人生的三种境界
周微芳 发表于 - 2020/6/17 8:52:00
鲲鹏展翅:我们应该、也可以有更辽阔的生命价值。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
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是鸟也 ,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南冥者,天池也。
《庄子·逍遥游》
大风起兮,鲲鹏借风势腾飞而起,远飞南海,“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气势如虹!
然而大鹏鸟飞往南海时,蝉和小斑鸠却纷纷跑出来笑话它:
何必飞往九万里的高空呢?何必向往南海呢?
我们有一片小树林就够了,只要找到今天的粮食就能生活。
庄子替大鹏鸟说:你们小虫小鸟懂什么!
蜗角之争:争是一种手段,不争是态度。
有国于蜗之左角者曰触氏;
有国于蜗之右角者曰蛮氏。
时相与争地而战,伏尸数万,
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
《庄子·则阳》
蜗牛是很渺小的,蜗牛角就更不用说了。
然而,偏偏在这么一个地方,触蛮两国为了争夺地盘,发生了一场“伏尸数万”的战争。
以人类的视角来看,这场战争可真是无意义啊。
那么微小的地方,有什么好争的?!
多么精妙的宇宙观,多么绝妙的讽刺语!
泥中乌龟:真实而自由地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庄子钓于濮水。
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
“愿以境内累矣!”
庄子持竿不顾,曰:
“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
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
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
宁其生而曳尾于塗中乎?”
二大夫曰:
“宁生而曳尾塗中。”
庄子曰:
“往矣!吾将曳尾于塗中。”
《庄子·秋水篇》
一天,庄子正在河边垂钓。
楚王委派二位大夫前来聘请他:庄子,我们国君想让您帮忙处理事务。
庄子淡然说道:
我听说你们楚国有一种乌龟,可以活几千岁,所以在楚国是一个宝贝,它死了以后楚王要把它的骨头恭敬地供奉在庙里,上面镶嵌着金子、宝石、珍珠,身上披着绸缎,前面还要放上香火和祭品。
那我想问一问:作为一只乌龟,它死了以后是愿意供奉在庙里,还是愿意活在泥巴里打滚呢?
大夫说:当然是后者。
庄子说:那你们回去吧,我就要在泥巴里打滚。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