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4:00
自主招生实施第四年,也就是2007年,我就开始唱衰自主招生了。并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比较早发现了自主招生的悖论。    2003年,我国的高考制度开始了历史性的突破,从那一年开始,高考制度的坚冰开始有破裂的迹象,自主招生是高考光荣的梦想,但这个梦想在实施的时候有点走样了。   就在我国高校自主招生第一年,即2003年,我被人扇了一记耳光,准确地说,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自主招生制度上,到现在我还感到隐隐作痛,所以我对自主招生的记忆是艰涩的。    2003年某月某日,一对中年夫妇衣衫不整闯进我供职的报社,指着我的鼻子破口大骂,那对中年夫妇是知识分子,他们在报社纠缠了3天。他们表现的是苦大仇深,行动是粗鲁的,眼光是绝望的,语言是凌乱的,我到底给他们带来什么深重的伤害,导致他们如此失态?原因就是自主招生,2003年是自主招生的第一年,我理所当然要关注大学到底通过自主招生招到什么样另类的人才。首次自主招生实施后,我采访了一位受益者,他了考580分,离某著名大学理科录取线还差20分,由于这个同学在高考前通过自主招生,他被录取了!对于这个同学的家庭来说,应该是一个莫大的喜讯。……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3:00
一、自主招生学校的选择原则大体有两种,一是选择正常发挥条件下凭裸分成绩排名达不到,算上自主招生加分才能考入的学校。二是选择正常发挥条件下凭裸分成绩排名刚好能考入的这所学校。……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2:00
守则》的最大价值,是引导学生成为一个合格社会公民的行为规范,因此,主要的规范内容,应是告诉学生有什么样的公民责任,以及如何维护自身的公民权利。是大多数学生都能做得到的。像“乐观开朗向上”,作为对处于情绪低潮、遭遇挫折的学生的鼓励、引导可以,但是,作为行为规范就值得商榷,如果一个学生有心理问题,陷入焦虑、抑郁,他是不是就违反了学生守则,要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呢?我国中小学在对待学生心理问题时,还普遍存在把心理问题当作思想问题、道德问题加以教育的现象,这不利于缓解学生的心理压力,反而制造更严重的问题,学生们在老师面前装着乐观、坚强,而内心很脆弱。……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2:00
日,有媒体报道,毕业于上海交大的李宏烨,从本科一路读到博士,却改行做了相声创作者和表演者,这一“反差萌”,吸引了近9000个网友为其点赞。有网友评价他是“相声界学历最强,学术界相声最棒”,还有人表示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就业方向了。……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1:00
对学生冷漠的指责反证成人社会的不堪17日,一则《江苏女教师监考中去世》在微信朋友圈被大量转发。该文称,正在考试的初中生在目睹自己老师最后挣扎呻吟时,仍平静地做完题,该文认为,对于这样的突发性疾病,如果抢救及时,年轻的老师的生命本来是可以挽回的。事发学校(泰兴济川中学)校长杨军表示,事实真相与上述传闻有所出入,“事实是,学生第一时间发现了老师生病,并通知了隔壁班的老师”,而校长也在很短时间内已赶到教室。(1月18日《京华时报》)这个社会已经失去了平静叙事的能力,更不懂得理性去思考。学生考试之时,监考教师突然离世了,该如何叙述和探讨呢?在探讨该如何叙事前,首先不妨看看不该如何探讨。一者不应该先入为主,管中窥豹。这位发帖人开始叙事便抱有成人,比较自己的孩子面对老师的死亡和幼时小动物的死亡时,感情不一样,认为自己的女人会为狗狗死了而痛苦,却谈到监考教师死亡时,没有一点怜惜。于是便得出,自己的孩子麻木,并教育孩子。但这位家长却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的这种冷淡,是不是因为太大的震动而恍惚不知所措,试想,当一个监考教师毫无征兆在身边逝世,我想孩子更多停留在恐惧和不知所措之际,家长要做的应该是安抚,而不是批评。二者,那就是不该过度想象。……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1:00
时值寒假,但一些寒假补课班里却异常“火热”。……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0:00
您在上一封信中提到,教师要做“领读者”。对于如何做好“领读者”,您有一个建议是“建设自己的阅读共同体”。当前,很多地方、学校都有自己的教师阅读共同体,比如区域性教师读书会、学校层面的教师阅读机制、教师个人发起的阅读组织等,可以说呈现出一个不错的势头。但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也存在不少问题,如急于求成,认为做了几年就应该出“成果”;再如活动形式单一,导致一些本来就缺乏阅读习惯的教师很快就失去参与的兴趣;又如,没有和教师的实际需求相结合,使阅读活动在一些教师眼里成为一种负担,等等。对于这些问题,您是怎么看的?有什么适切的解决办法?……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10:00
亲爱的新教育同仁:又是一年教师节。在今年的教师节前,有两件事情让我感触很深。一 件事发生在8月的西藏。我去世界屋脊考察,在拉萨见到一位新教育实验学校的年轻校长。我问他办学有什么困难?他告诉我,现在倒是不差钱,最大的困惑就是没 有办法激发起教师学习的激情和愿望。在高海拔地区,工作25年左右就可以退休了。许多教师到了45岁左右就没有动力,不想再学习了。如何调动他们学习与成 长的积极性,是他考虑得最多的事情。另 一件事发生在9月2日晚。这天晚上8点,在新教育实验网络师范学院的新学期开学典礼上,来自全国各地的900多名老师相聚在一起。他们有的已经工作30多 年,有的刚刚参加工作,但是都提交了相关文章进行申请,成为网师的学员。或许外人难以想象的是,网师的学习不能提供相关的学历,也没有提供教师培训的学时 证书,这样一群人在这里读书,听课,交流,分享,纯粹就是为了给自己充电,让自己成长。更让外人难以想象的是,网师所有的人,从讲师到学员,从教务人员到 学习组长,都是志愿者。当然,我也是其中的一位志愿者讲师。两件事的对比,让我想得很多。……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09:00
这份志业所要抵达之处,是师之所往,人之所想;是教育之理想,是人生之意义。        回到内心        释放创造性教育的无限可能16年前,也就是2000年,朱永新写过一本书,叫《我的教育理想》。这本被评论描述为“洋溢着理想主义情怀和浪漫主义气息的教育诗篇”的书,一度抢手到“出现盗版”;朱永新在各地讲座时也曾遇到把这书“翻烂”的老师。回头看它,朱永新自己评价“它点燃了教师的教育理想,可以算是传道。”但是,理想的火种毕竟只是个开始;在奔往理想的路上,解惑成为必需。只是这“解惑版”,一等就是15年。2015年,朱永新写出了与他口中“传道版”相呼应的《致教师》。与《我的教育理想》不同,《致教师》就是“为解决教师现实问题而来”。事实上,两本书中间隔着的这15年,正是朱永新潜心推动新教育实验的15年。……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09:00
我一直认为,书与人一样,都是有生命的。有些书,一出版就死了,因为没有一个人读它。这样的书就是一堆废纸。最后只会化为纸浆。有些书,因为不断被阅读而青春永驻。书被翻阅得越破烂,它的生命力就越旺盛。书既然是有生命的,就是能够生长的。在不断被阅读的过程中,读者不仅让书籍所传播的思想理念在生活中复活,还通过结合自身的解读,赋予书新的智慧与情感,赋予书新的生命。所以不会成长的书只能慢慢走向死亡,有一些书却能够不断地长大,长成参天大树。书既然是有生命的,就应该是有个性的。每本真正有生命的书,都有自己的特殊价值。一些堪称经典的伟大著作,可能感动过许多代人;一些广获好评的畅销图书,可能会打动当代无数人。再好的书,如果不能够让人感动,不能够让人愉快地读下去,那么对于这个读者来说,这本书就没有实现它的价值。所以我们既要学会根据自己的个性选择书,又要学会选择有个性的书,让自己在阅读中博采众长。书的生命是作者和读者共同赋予的。日本学者外山滋比古说过:“作者生出作品,读者创造古典。阅读绝对具有创造力,凡是不能晋升为古典的东西,就会消失。……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7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