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教育理想》到《致教师》
刘方园 发表于 - 2019/1/16 10:09:00
这份志业所要抵达之处,是师之所往,人之所想;是教育之理想,是人生之意义。



        回到内心

        释放创造性教育的无限可能



16年前,也就是2000年,朱永新写过一本书,叫《我的教育理想》。这本被评论描述为“洋溢着理想主义情怀和浪漫主义气息的教育诗篇”的书,一度抢手到“出现盗版”;朱永新在各地讲座时也曾遇到把这书“翻烂”的老师。回头看它,朱永新自己评价“它点燃了教师的教育理想,可以算是传道。”但是,理想的火种毕竟只是个开始;在奔往理想的路上,解惑成为必需。只是这“解惑版”,一等就是15年。



2015年,朱永新写出了与他口中“传道版”相呼应的《致教师》。与《我的教育理想》不同,《致教师》就是“为解决教师现实问题而来”。事实上,两本书中间隔着的这15年,正是朱永新潜心推动新教育实验的15年。15年间,新教育实验“从理想主义的研究转变成为现实主义的耕种”,它作为影响了学生、教师、教育管理者等多个层面的民间教育改革,着力于在一线教育现实中引领“完整幸福的教育生活”。15年的行动沉淀,终成为以《致教师》回应教师问题的现实支撑。



        在纷繁的问题中,朱永新想要回答的第一个问题,一个他认为最简单、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我们为什么成为一名教师?”与传统教育观所表述的有所不同,朱永新给了教师一个全新的身份解读,就如同他在《致教师》前言中所说,教师“不是园丁”“不是蜡烛”“不是春蚕”。教师就是教师,他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完整的自己。朱永新说,幸福之所以幸福,还在于“完整”二字。所谓完整的生活,就是让人成为他自己。教师培养孩子,是要让孩子在教育过程中发现自己、找到自己、成为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教师同时也要发现自己、找到自己、成为自己,从而具备教育个性,有自己独特的教育风格和专业成就。也正因此,《致教师》的精神主线颠覆了传统的以奉献为基础的教育观,转而强调创造为主要价值观的过程,让教育的无限可能得以释放。



        朱永新的观点,是要还教师以自由之心,并从“寻找教师生活的美丽”“抵达教师职业的四重境界”“压力下坚守”“尽快成长为名师”“保持教育热情”“关注窗外世界”等方面鼓励他们去为自己的心找一个智慧的归宿。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从学生的成绩中跳脱出来,去感受教师生涯的自在和痛快。但也一如朱永新所说,“对现实责怪、抱怨是容易的,想要超越现实的表象,对人性、对教育有着根深蒂固的信任与热爱,是艰难的。”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