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父辈》读后感
ll950601 发表于 - 2019/1/7 20:20:00

 读后感

  我想,人们说的亲情是最简单不过的。——题记

  那是一条,从脚裸开始贯穿了半个脚的伤疤,通直而明显,凸起且狰狞,让人感到恐惧的伤疤。

  但在我看来,这条伤疤是爱的伤疤,散发着细细的光芒与血液相连,温暖全身。

  记得去年,爷爷因为身体不好,大概是凌晨两点左右,爷爷急需用药,听到动静的父亲,匆忙跑去卧室,连拖鞋都没穿,脚踩到冰凉的地板,他却好似没感觉一般,只是问了一句:“爸,你是又病发了?”只见爷爷咳了咳,就蜷缩在床上,父亲好似意会到了什么,连忙跑出房间,手忙脚乱的把鞋一套,外套一挂,就冲了出去,后面的母亲提醒着父亲带伞,他都没听见,父亲跑到楼下才知道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这时正值冬日下旬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寒风刺骨,风雨交加,地上隐隐约约还能看到一些薄冰,父亲只是打了个寒颤,就冒着雨向前跑去,“啪-----啪啪”踩在水洼中,迫切而又富有节奏,父亲不知跑了多少地方,始终没找到一家医院或药店,当他准备奔赴下一个地方的时候,身后的药店开门了,打着哈欠的售药员摆弄着伸降门突然看浑身湿透的父亲尖叫了起来,不过马上又恢复了职业人员的专业性,但看着父亲买完药后的欣喜若狂,现在还是满脸问号。。

  父亲在回去的路上,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褪去,但旁边的一切都与这格格不入俨然时候另一幅景象:寒风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在这冷冰冰的雨中,大树张牙舞爪的摇晃着树仿佛要在这黑夜把人吞掉一般,与白日里的生机盎然完全不一样,让人背后不禁渗出一丝凉意,父亲对周围的环境没有一点在意,只是向前的奔跑。“砰”一辆电动车从胡同里窜了出来,父亲被撞到了,他的脚裸被刮了一条长长的疤,鲜红色的血珠开始向外翻涌,在水洼中散开,形成一滩血水,肇事人在问父亲需要索赔多少钱,父亲站了起来,只是用他最快的速度,向前走着。一瘸一拐的,有一些的凄凉。风不刮了,雨不下了,父亲拖着沉重的脚步,脸上露了些许笑容。

  到了家,父亲径直走到了爷爷的房间,喂爷爷吃完了药,脸上的沉重才少了一些。这是的父亲;已经没有力气在跨一步,就在爷爷的房间里,沉沉睡下。

  待父亲睁开双眼对上了爷爷的眼睛,看见了爷爷的眼睛中流露出来的希望和温柔,父亲想要起身,但伤口又裂开了,流出的鲜血在地板上打出一条条血色的花朵,我想父亲的内心也是不怨恨谁的吧!

  轻轻合上《我与父辈》回想着作者跪在父亲坟前,默念回忆,我想我的父亲和我的爷爷,一对比较幸福的父子吧!至少他们还有美好的回忆可以回味。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