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哥立了个FLAG:《简谈孙子兵法与教育信息化》
mechey 发表于 - 2019/12/24 19:05:00

——我们常讲,教育信息化,关键在“化”。这说明,教育信息化的核心实质其实既不是个技术问题也不是个教育问题,而是一个管理问题。由此可见,我们讨论如何推进教育信息化,寻找教育信息化的实践路子,就应该走到教育管理研究的宽阔道路上来,以管理学(教育管理)之矛破解教育信息化的实践难题。


因此,这也为“立哥说天阔”(欢迎关注)带来了新的内容、新的启发,让立哥立了个FLAG:一定要抽出时间思考,写一个《孙子兵法与教育信息化》系列,通过结合集注、逐篇重读《孙子兵法》的方法,进一步理解《孙子兵法》中的管理思路,兼谈教育信息化心得体会。

——今天先发一篇“导语“,欢迎各位大咖批评指正:


“路在何方?”


——刚才立哥讲,教育信息化的本质,其实既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教育问题,而是管理的问题。这本身也是教育信息化发展到现在,迈向教育信息化2.0阶段的重要体现。

回顾教育信息化历程,我们可以看到,教育信息化其实是一个由信息通讯技术(ICT)发展创新到一定水平,逐步融入教育,被人们所认识和推进的过程。因此,教育信息化最开始表现的问题,就是技术问题。这一阶段,人们更多关注是技术设备是不是到位,软件产品有没有被应用,这完全可以从教育技术学科内容、CNKI以往关于“教育信息化”的论文等方面得到印证。

随着新世纪的到来(特别是现在9102年),技术之于教育的两大未解困难,正使得教育信息化研究方向转轨。一方面,冯·诺依曼体系下的信息技术底层(如集成电路、纳米光刻等)技术遭遇了瓶颈期,摩尔定律逻辑开始失效,互联网等基础技术的创新开始乏力,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距离真正可用尚有一定距离……人们进入“后互联网时代”(魏长宽,2011)。另一方面,各地各校经过大量投入后,“乔布斯之问”依然没有得到特别有效的解决,技术因素对教育的作用并没有充分被激发。这就使得人们也开始对教育信息化路径进行反思,不少教育部门领导、高校教授(恕不一一)都对提出了“教育信息化应回归教育本质”要求,教育信息化似乎正在回归教育而重新出发,这也同时使得“技术工具论”“技术无用论”等在教育管理者、教师、学生等心目中产生重大影响,各教育主体对教育信息化趋势存疑,教育信息化工作则有可能陷入反复低潮。


——那么教育信息化到底路在何方?立哥认为,教育信息化毫无疑问要植根于教育、服务于教育,这是教育信息化的根本目标,更是教育信息化的天然价值观。然而,如果我们要讨论的是教育信息化的进路,研究教育信息化之“化”,只重视技术和只重视教育皆不可取,各个主体应该由高大上的技术流或者教育论,转向“务实低调”的方法论,坚持实事求是,注重引入管理科学,结合校地实情来推动教育信息化。


“学《孙子兵法》”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基因和精神命脉,为‘中国之治’提供了智慧启迪”,《孙子兵法》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兵书,其内容博大精深,思想精邃富赡,逻辑缜密严谨,是古代军事思想精华的集中体现(以上两句皆百度)。简单讲,立哥认为活学活用《孙子兵法》来推动教育信息化,至少有这么三点好处:

一是《孙子兵法》的利害思维将有益于教育信息化。立哥曾在一篇文章看上到,兵家不讲“仁义”,先强调“智”,强调务实,强调做SWOT分析,杂于利害。《孙子兵法》开篇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计”。目前推进教育信息化,上面说重视就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轻重缓急地重视起来,“说上就上,管理奔放”,缺乏绩效管理和管理精细性,设备闲置浪费的情况时有发生。由此可见,读《孙子兵法》做教育信息化很有必要。

二是《孙子兵法》的系统思维将有益于教育信息化。《孙子兵法》将用兵打仗进行了结构性分析,提出了人和、天时、地利、将官、规制等五种管理要素,并以此“胜负可知矣”。教育信息化其实也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厘清其内外联系,做到多元协同、统筹推进。由此可见,读《孙子兵法》做教育信息化很有必要。

三是《孙子兵法》的变化思维将有益于教育信息化。《孙子兵法》中曾将变化讲到“环之无端”,以无尽之变使敌人找不着北,要能而示之不能,因应各种形势变化。教育信息化工作也一样,应该做到兵法里讲的,如蛇般敏捷,首尾相应,充分感应教育环境、教育目标、教育需求变化,做到因时而动,应势而上,这样才能更好地服务教育,服务人们需求。由此可见,读《孙子兵法》做教育信息化很有必要。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