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朱温娴 发表于 - 2020/6/18 8:25:00

设想中的鼠年春节是否曾是担心人挤人却依旧丰富的旅游行程表,抱怨酒席大鱼大肉油腻不堪于是在冰箱里备下的咸菜酱萝卜,亦或是要看完每一部贺岁档电影开启吐槽模式的计划。然后,一个肉眼不可见的病毒,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改变着每一个人的生活。

一开始,不在风暴中心的我们,搬好板凳,以看客的姿态,发发牢骚,似乎望不到“黄鹤楼”这一切就离我们很远。寒假在家的我,无聊地看了好几个小时中央电视台对武汉车站的直播,当时笑叹,回个家还要上央视直播。而不久后当看见全国确诊数据蹭蹭往上涨的时候,才意识到当时直播镜头中闪过的身影,不知有多少便是那确诊的红色数据,更让你不必细思便极恐的是,他们一路又接触多少人,回家又接触多少人?于是我们在改变,收起板凳,走进药店,面对红色大字“口罩断货”仍要不死心地问一句“真的一个都没有了?”我想从此以后,“口罩文化”会逐渐融入我们的生活。

而我们又是何时真真切切感受到这一切与我们休憩相关的?是收到两天一户一人出门采集生活用品的“通行证”的时候?不,更早!是社区摆上“路障”逐一测量体温的时候?不,更早!是“新闻1+1”连线了我们的市长,温州上了热搜因为全国调侃要组团“偷市长”的时候?至少在我这里,还要更早。作为一个“新居民”学校老师,微信收到孩子的抱怨“老师,爸爸说老家太危险,今年过年不回孝感了,我好想见外婆”。春节,孩子们因为疫情不回湖北老家留在了温州,他们很沮丧。但我所任教的两个班级11个湖北籍孩子中,有4个被迫留在了温州,我开始感觉到,似乎比我想的严重,不然一年只回老家一次的他们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当我们发现病毒可能在你小区里的某一户人家家里,可能在你坐过的公交车上,可能在你逛过的一家商铺中。我们开始慌了,并加快了改变的速度,让一切变静变缓,温州大地宴歇鼓息。春节期间的温州人静悄悄地退了25万桌酒席,家家户户闭门不出,精致的温州人居然过上了一件睡衣过春节的生活,疫情逼着你不得不改变生活方式。

改变还在我们的精神层面,让我们打开手机,朋友圈的春节摄影大赛是否变成了春节厨艺大赛?微博点赞中谁还没几条传染病知识的科普、催泪的感人抗疫视频,关注的博主多了医学工作者、公知和政府部门官微,“央视新闻”“人民日报”等成为好多人的最近访问。

而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面对这些改变,我又能做点什么?

于是,语文老师的使命感在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战“疫”》的写作被提上了日程。翻看孩子们的文字,几乎所有孩子都认识了钟南山、李兰娟,还有部分孩子和我一样爱看张文宏教授的采访,他们崇拜的人终于不再仅凭颜值,知识和责任担当更值得崇敬。班里有一个酷爱《三国演义》《水浒传》的男生,写了一篇《大疫人物志》,里面有那么多我不曾关注到的名字,除去点将前驱的有斐医者,还有那么多平凡却了不起的人。侯鲜梅说“不能让医生们吃不上热饭”,她是武汉的外卖骑手;汪勇,武汉快递员,守在医院旁,睡在快递仓库,要让医护人员剩下时间去救人;满彩美,武汉环卫工人,从反光衣到防护服,主动报名,告别街头,去定点医院和方舱医院“急救”;付伟,退役14年老兵,自驾到雷神山医院工地报名,为病区接网线的建设者……正如孩子在结尾写下“乱世出英雄,大疫造英雄,英雄千千万,竟在你身边”。  

孩子们,最近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改变?老师,最近我除了游戏、聊天、看视频,不看看疫情新闻都觉得少了件事情没做;老师,我变得多愁善感,看新闻一会感动得一塌糊涂,一会又伤感得稀里糊涂;老师,看新闻总提到“非典”,那时我没出生,你经历过,和现在比如何?

   是的,你和我都在改变。一看新闻,或悲伤或感动,这便是心灵冰冷已久后温暖的佐证。纵然,我们无法重启2020年,无法抹去这场噩梦般的疫情给无数人带来的创伤,但请正视我们自身的改变,请铭记当下你柔软的、温暖的内心。这便赋予死神般的疫情以“疫”意。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