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Calendar:::..  
 
载入中。。。
 
     
  .::Login:::..  
 
载入中。。。
 
     
  Designed by Leslie-Cheung.com.::Bulletin:::..  
 
载入中。。。
 
     
  .::Recent Entries:::..  
 
载入中。。。
 
     
  .::Comments:::..  
 
载入中。。。
 
     
  .::Messages:::..  
 
载入中。。。
 
     
  .::Information:::..  
 
载入中。。。
 
     
  .::My Links:::..  
 
 


 
  
 
 
载入中。。。
2020/6/22 22:20:00
蹉 跎 岁 月
 

〈一〉 故乡概况

 

我的故乡合浦县公馆镇南山村,座落在南海之滨,合浦县位于北海市的北部,南临北部湾,属北海市辖县,辖13镇3乡,总面积2339平方公里,一九九八年时,人口约86万。粮食作物以水稻为主,经济作物有甘蔗、花生、黄红麻等。文昌鱼、儒艮为世界稀有珍贵动物。土特产品有珍珠首饰、角雕工艺品、乌贼、对虾等。文物景点有东坡亭、大土阁、海角亭、白龙珍珠城、合浦古墓群、红树林和南国星岛湖旅游度假区等。故乡留给我童年时代印象较深刻的是,廉江镇几座横跨在河两岸的,整条原木架设的桥梁,它宏伟壮观,虽经历百年的风雨,一九八九年我返故乡时,它依然屹立在廉江上,丝毫没有腐朽的迹象。以整条原木构筑的桥梁,在国内是绝无仅有的。合浦是珍珠之乡,合浦珍珠亦称南珠,无论是质地、纯洁度、药用价值,都是上乘的,在国内外久负盛名,合浦,便是南国一颗璀灿的明珠。

 

〈二〉祖父范德星(1882—1945年)

 

说起我们家,得先从祖父范德星(字聚奎) 说起,由于当年年幼,对祖父的情况一无所知,只能借助于《蔡廷锴自传》,从中节录有关祖父的部份内容,节录如下:

《蔡廷锴自传》第256页,百战余生  1931年(民国廿十年)

九月廿十八日天气清爽,接真如(铭枢)先生来电:“国难日亟,全国须一致对外,现中央派枢为代表,日间南下,与粤当局商团结大计。”我接此电,甚为欢悦,惟驻大庾粤军范德星部仍向我军森严警备,我即将国难及真如先生返粤之情况电彼。并请他来赣接防,他复电极客气。此后双方常通消息,不致有何误会。

(注:以上的时代背景为1931年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国民党军队当时对江西革命根据地实行第一次围剿。后因日寇入侵我国东北沈阳,接南京蒋(介石)总司令电令,着蔡廷锴所部(十九路军)准备调京沪,由祖父所部接防(当时驻江西大庾,属粤军陈济棠部)。从以上可以看出祖父治军是较严的,对国难当头也很通情达理,与蔡廷锴将军有一定的交谊。

《蔡廷锴自传》第422页,1936年<民国廿五年六月>

当游兴正浓之际,广东当局借抗日为名,实行割据是实,反抗中央之迹象已现。他(陈济棠)派范德星等来请我返粤协助,唯我早已知其蕴,便向革命同盟最高干部提出会议详加讨论后,遂向粤当局提出各种合作条件,请其详细考虑答复,我们便可返粤协助一切。

范君说:“请兄既往不咎,仍请偕同往省商量,大家精诚团结,再为党国造福。”我说,尊意我甚感激,且我现手无寸铁,多我一人也无济于事,我决不牟然领教了。范君见我如此表示,即辞别上省。

(以上时代背景是蔡廷锴将军1933年参加蒋光鼐,陈铭枢、李济深等组织的福建人民政府,号召抗日反蒋,后革命失败,逃亡海外,历游欧美,宣传抗日救国,1936年返港住一星期,后返青山。广东当局委派祖父请蔡将军返粤协助。)

《蔡廷锴自传》第522页,重整军旅1939年12月22日民国二十八年)

“又念钦宿将甚多,再请委扬鼎中、范德星、黄质文为军委会中将参议,均调本部服务。

(注1939年广州、南宁相继沦陷,当时蔡廷锴任廿六集团军总司令,在广西一带抗击日寇。)

《蔡廷锴自传》第528页,振旅南疆1940年2月24日(民国廿九年)

“杨参议鼎中派往桂林来返,林参谋长少波奉命赴渝开会,参谋处长闵某辞职尚未补缺,范参议德星,黄参议质文又须别往,总部高级幕僚星散,凡事都要我经手,就是最普通的例行公文,也要我亲自划行。”

(注:1940年2月,系昆仑关战役前夕,日寇在钦州湾登陆增援,大举向我进攻。)

祖父范德星曾任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绥靖主任,由于长期的军旅生活,很少返回故里,在我的印象中,从我记事起与其从未谋面,但在《蔡廷锴自传中》,虽然是只言片语,但亦从中可见一斑,可以看到他的为人处事,治军严谨,对故乡的慈善教育事业亦有一定的贡献。

祖父出生于1882年(壬午年)农历九月廿三日子时,幼年时与陈铭枢(字真如)先生是同窗学友,就读于公馆文治书院(后改建为公馆五中),其元配妻子陈润芳,生育二男,长子汝华,字镇中,次子汝超,字逸如。后在广州又娶一房妻子,梁惠芳,生育一男二女,男孩梁汝准,长女梁月萍,次女梁熙萍,均随母姓,抗日战争期间,住澳门罗德礼将军街25号。

北伐战争归来后,1929年(民国十八年)祖父当时复任团长,回驻公馆,见到母校一派萧条的景象,遂与陈铭枢等昔日同窗,倡议筹备合浦县立第五中学(公馆中学)暮捐活动,并向全校师生发表演说辞,捐款光洋一千三百元。购置“老虎角”、“禾昌角”两处房地产,给父老宗亲居住,大之年,从南洋运回大米,救济家乡父老乡亲,出资修建公馆市场,繁荣商贸集市,出资修建南山村小学,兴修南山水利,捐资建造马石江桥等。

抗日战争胜利后,因为与国民党军阀张发奎,有矛盾,被其指使邓龙光于1945年杀害于广东省高州锋门岭,终年六十三岁。

祖父毕生有功有过,有功者,除上述慈善教育事业之外,青年时代参加了北伐战争,后来又参加了抗日战争,参加了著名的昆关战役,在昆关战役中,在蔡廷锴将军任廿六集团军总司令的总参谋部,任中将参议。其过,则是在江西驻军时,参加了围剿红军的战役。但在第五次反围剿时,广东当局为了自身的利益,与红军达成默契,不与红军部队发生冲突。总之,祖父的功与过,只能由历史来作评判。

 
By 李敏翠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