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Calendar:::..  
 
载入中。。。
 
     
  .::Login:::..  
 
载入中。。。
 
     
  Designed by Leslie-Cheung.com.::Bulletin:::..  
 
载入中。。。
 
     
  .::Recent Entries:::..  
 
载入中。。。
 
     
  .::Comments:::..  
 
载入中。。。
 
     
  .::Messages:::..  
 
载入中。。。
 
     
  .::Information:::..  
 
载入中。。。
 
     
  .::My Links:::..  
 
 


 
  
 
 
载入中。。。
2020/6/22 22:01:00
乡恩
 

在人生的旅途中,大多数人的一生,都不是那么顺风顺水走过来的,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坎坷与不平。当在你遇到困难,或者,当你处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有人伸出手来援助你:拉了你一把,问候过你一回,关心过你一次;相信这样的人,你一生都不会忘记而铭记于心的。反之,那种见死不救,而冷眼旁观者,你也会把这样冷酷无情的人,存放在心底里面,死死地记住他的样子!人一生之中,一定会经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早已经忘了,而那些在脑海里时时翻过来,想过去,留下深深印痕的人和事,想忘记都忘不掉!有时我经常会扪心自问:人在小时候遇到印象深刻的人和事,是不是会记得更清晰一些呢?左右寻思,来回琢磨,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一九七五年,那时我只有七岁,刚读一年级,就是在那一年的秋天里,我遇到的人,还有当时我不太明白发生的一些事情,懵懵懂懂的总是让我忘不掉,现在,每当想起那些人那些事呀!我的心就会猛然震颤一下子,而让我陷入深深地思考之中了。

我所在的村子,不算太大,三四十户人家,一百多口人,除一两户是外姓,其余的人都是我们“戴”姓自家人。村子的前面就是牢山,我们村庄的田地就靠近牢山的山边沿;在我村庄的后面,向东走约六七里地路程的样子,就是烟波浩渺的五岳湖大水库。

照理说我们小山村,前面有山后面有水,山青水秀的,说我的家乡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无可厚非,一点都不为过。大集体那年月,家家户户庄稼人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很是艰辛;尽管人人生活过得都十分的苦,但是那时乡里乡邻,人与人之间相互融洽,都团结得很,不分亲疏远近,彼此照应。现在每当想起那年月浓厚的乡情,总是会让我感觉暖融融的亲切,而回味无穷。

记得那是一九七五年夏未秋初的一天,田野里水稻刚刚抽穗并开始养花,一片绿色的稻田里,时不时飞来几只白色的鹭鸶鸟,从不远牢山的树林里,传来各种小鸟的鸣叫,好听极了。几条大水牛在牢山的山边旁啃吃着青草,旁若无人,悠闲自在;还有几个牧童,在田野里,有说有笑地玩耍嬉戏着,你追我赶;村子里的大人们正在进行田间管理,白天他们忙碌不停。

临近傍晚,圆圆的太阳,像是在亲吻着西边的牢山,把害羞夕阳的余晖,洒向充满丰收希望的田野。收工的男女乡亲,唱着豫南民间小调,由远而近,打我身边走过时,我发现每一个人的脸上好像都露出了少有的笑意。我有一些不解,平时我从来没有看见我们村子里,有哪一个人会大笑过一回,在我的印象中,乡民的脸上总感觉有一丝淡淡的忧愁,从来不知道笑是什么样的滋味似的。今天是怎么了呢?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笑容,好像每一个从我身边经过的人,都对着我在笑,他们笑的样子可真有一些怪异哩!莫非今天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不成?这让我心里感到惊奇和诧异。

不过,一个小孩子的惊奇诧异,当然大人们是不会理会的,甚至根本没有发现,再说,大人们成天忙不停,谁有那闲功夫去琢磨一个毛孩子的心里所想呢?如果要有人真的去想了、去问了;那还不叫乡邻们笑掉大牙,说他脑子进水了,一个毛孩子胡思乱想,你也能当真?不会真是脑袋瓜子出了毛病吧!总而言之,惊奇归惊奇,诧异归诧异,可村子里人们脸上的笑却是真实的,那种笑的神情很难表述明白;他们是为今年田里稻谷长势喜人而笑呢?还是为这不咸不淡的苦日子而笑呢?!到现在我都不能够说清楚,当时村民们笑的原因。大人们的事,小孩子是问不了的,天就是塌下来,也是有大人们顶着,因此,孩子们脸上的笑,那才叫最纯真哩!笑就是笑,哭就是哭,没有啥讲究。

掌灯时分,幼童们骑在老牛背上,手里的鞭子甩得震天响,吆喝着老牛走得恁慢;还有孩童在牛背上吹着短笛,唱着儿歌,老牛驮着孩童们,慢悠悠地从牢山山边,向村子赶去。此时的小山村,已经淹没在黄昏雾霭的氤氲里;月牙儿,老早地挂在天上,默默地守望着河流山川,田野乡间。此刻村庄各家各户的煤油灯都点燃了,时隐时现,发着暗黄的微光;牢山山林子里,田野稻田垄上的草丛间,萤火虫飞来飞去,隐隐约约闪着白色的亮点,村口古井边的老柳树枝上的知了,扯着嗓子叫过不停。有时我会停在柳树底下,认认真真地听小知了的鸣叫声音,听着听着,就会产生许多的联想来:小小的知了呀!你们活在世上的时间是多么短暂!可就在这短暂的生命旅程里,你们却把最嘹亮的声音献给了大自然,陪伴着贫苦乡民们,渡过了多少沉闷而苦涩的日子呀!一直到生命的默默终结。想着想着,心里会莫名奇妙的难过,泪水就在眼睛里打着转。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村庄靠南边的一户外姓人家,那里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这哭声听起来怪吓人的,一时间,村庄的男女老少都朝那家跑去,只听见从那些急匆匆跑着的人群里传出话来:熊聋爷、胡表奶家的小儿子快不行了。听到这急促的叫喊,我随着人群,也飞快地向熊聋爷,胡表奶家跑去。

天上的月牙儿,静静地望着牢山,牢山默默地听着不远处,我们小山村传来悲怆的哭泣声音,牢山好像也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哀叹哩!

在村子池塘边、石桥路口向南、顺着数第四家,有三间瓦房,是半新不旧的土坯砌起来的墙,这就是熊聋爷,胡表奶的家了。

确切地说,熊聋爷家,应该说是胡表奶的家,熊聋爷去世都已经好些年了。因为熊聋爷活着的时候,是一个大好人,村子里男女老少都没有一个人,说熊聋爷半句闲话的。虽然熊聋爷去世了,可村子里的人,还一样把胡表奶叫熊表奶,把胡表奶家叫熊聋爷家。总之“熊聋爷”这三个字,总是放在“胡表奶”三个字的前面,永远不会改变,以表示村子庄稼人对熊聋爷永久地怀念吧!

我们村子里的人都是淳朴善良的庄稼人,说不出花言巧语的话来,可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杆称,看人明镜似的哩!若你对他们真心实意地好,他们也会把你这个人牢牢地放在心底里,言谈举指间,指不定都会表现出对你的敬重来,好像是把你这个人铭刻在自己的骨髓里一样,总是忘不掉你的好。假如你若对村民们虚情假意,总玩些花花肠子的心眼,嘴上说得比唱山歌还要好听,可是价起真帐,才知卖的是假叶,玩的尽是嘴皮上的功夫;这种人哪怕在外面官做得比天还要大,家庭的财产富可敌国,可在村子庄稼人的心目中,像这种人却分文不值。根本让庄稼人看不起哩!

可话又说回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把他们这些社会最底层庄稼人的想法和认识,当一回事,去分析去研究问题的,而后警醒自己的行为。庄稼人说归说,想归想;没有人真心实意地去聆听他们的这些声音哩!如果真的有人把这些庄稼人的事当回事,并认真地去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这样的人,不是圣人肯定就是伟人。俗话说:路是弯的,理是直的。天底下没有人怀疑庄稼人的老实敦厚。庄稼人朴素看人的标准,不需要人去评价,只是希望自己时刻提醒自己,把眼睛擦亮,在同别人交往过程中,看清社会面上的人,对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就行了,在这个人世间,没有谁去管你自己对自己的约束。

熊聋爷,活着的时候,只聋不哑,如果你要与他说话,必须靠近他的身体,嘴巴对着他的耳朵根部,死劲拼命叫嚷,他才会应成你,同你也可以正常交流说话;虽然同熊聋爷说话很费力,也累。但村子里大人小孩都乐意与熊聋爷讲话。大老远的地方就叫起来:聋爷爷,您好呀!熊聋爷也回应着:好!好!你们都好呵!熊聋爷见村子里不管哪一个人,都同别人打招呼,祝福别人家大人小孩好。

别人家怎么样,是好是歹,总要比熊聋爷家庭的日子好过一些,这是不争的事实。村子里的人没有人欺负熊聋爷,甚至大家伙一起都来关心照顾他。尽管这样,熊聋爷家的日子依然过得不尽于人意呀!有时候,我总是看见熊聋爷的眼睛,一直注视着牢山北角边的神寺,不眨眼睛,望着望着,突然看见熊聋爷蹲在地下,捧起头呜呜地痛哭起来,他痛哭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是多么凄凉呀!我不知道熊聋爷为何哭?神寺这地方有什么样的景象,能触动熊聋爷的伤心处,让他这样痛苦不堪呢?我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就拼命大声地叫嚷起来:熊聋爷,聋爷爷您怎么了?怎么了呀?不一会儿,熊聋爷慢慢抬起头,站了起来,擦去眼角边的泪水,转过脸来朝我笑,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摸摸我的小脑袋瓜,看看我,嘴里还不停地像是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我说、也好像是对其他什么人说着:都好,都好着哩!熊聋爷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让我摸着边际的话语来。

看着熊聋爷穿着一身破旧的衣服,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走在乡村崎岖的小路上,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会产生奇妙地疑问,“都好!”这是熊聋爷要对他的什么人说呢?还是另有隐情呀?说这话一定是让熊聋爷什么人放心,不要担心他们家吧!熊聋爷那什么人到底是他什么人呢?“神寺”这个地方与熊聋爷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关联吗?我瞪着圆眼睛,望向牢山,心里在想:牢山呀牢山,我相信你一定知道答案的呀!请你告诉我好吗?牢山默无言,静静地一直躺在那里,很安然!熊聋爷的名字叫熊先楚,胡表奶的名字叫胡秀英。

 
By 李敏翠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