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Calendar:::..  
 
载入中。。。
 
     
  .::Login:::..  
 
载入中。。。
 
     
  Designed by Leslie-Cheung.com.::Bulletin:::..  
 
载入中。。。
 
     
  .::Recent Entries:::..  
 
载入中。。。
 
     
  .::Comments:::..  
 
载入中。。。
 
     
  .::Messages:::..  
 
载入中。。。
 
     
  .::Information:::..  
 
载入中。。。
 
     
  .::My Links:::..  
 
 


 
  
 
 
载入中。。。
2020/6/22 21:58:00
槐花谷雨
 

瞒了孩子们,我来看你。

昨天看了日历,又一个月过去了,知道我今天要来和你说话,又看到今天是谷雨节气,不禁惨然一笑。

从小,记忆最深的节气就是谷雨了。“谷雨前后,种瓜种豆”,多么美好的乡村气息,似乎总有布谷鸟的声音和泥土的气息伴随着。而现在,没有了,没有绿油油的一片一片的麦田,地里,都是各种树木,没几个人种地了。

路边车很多,一副纷乱的气氛,除了周末,我不知还有什么原因。一对夫妇,站在养蜂人那里,应该是在买蜂蜜吧,看样子,是城里人吧。

我把纸钱点着,青烟慢慢地飘到空中去。不时有风掠过来,这天地间真的没有我们安生的地方?

上一次来,是春分节气,陵园里不断地有人声传来,我想静静地和你说话都不行。今天,我坐在你的旁边,慢慢地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你说着。别怪我,有几句我真的没有忍住,抱怨了你,抱怨你把我抛在这孤零零的世上,心无所依。

时间从没有停止脚步,该开的开了,该谢的谢了,那些房子已经被绿色淹没了一半,那些花已经化为泥土,树林里那些小径已没了踪迹,都在生生不息的轮换中深深地跌入不可抗拒的茂盛之中。只有你的坟前,还是这一隅黄土,还有那些和着无数眼泪的纸灰。

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不时地呛出眼泪和鼻涕。地上,很小很小的满含稚气的蚂蚁跑来跑去,它们不像是在做游戏,从小就孤单地奔忙着。泪眼朦胧中,远远的玉山静默着,又一季的春暖花开似乎并没给它增添多少色彩,还是一成不变的青色。天空还是蓝蓝的,却分明没有灵动的云,似乎也是静默的,无力的,并不关心人世间的眼泪和绝望。

它们亘古就是这样。

而我们,只是一株慢慢移动的荒草。

对面岭上,那片总在春天开满油菜花的地块边,一个妇人,两只羊,逡逡巡巡,也隐没在绿色之中。我听不到小羊咩咩的叫声,虽然我知道,那声音一定温柔而悦耳。

只一只小鸟,逃也似的,在草丛中跃起来,转瞬就不见了,那些大鸟,似乎不想在这春色中光顾这里,它们也许像我们当初,在暖暖的春中闲逛去了。

洋槐花正开着,远远的我闻不到它们的香味。洁白的,一串串挂在碧绿的树叶间,仿佛一串串眼泪,而我知道,不久它们也会凋落,风干,带着它的香甜的浓郁的味道,沉没于世界。

一个小女孩,带着篮子,脚步轻快地从旁边的小路上下去,到了坡下的树林里。

忽然明白了,树林里那些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是有人在采摘洋槐花,她们一定是高兴的,额头上渗着细密的汗珠。

而路上那些车,一定是那些轻松快乐的城里人来折槐花的。

和我们以前一模一样。

谷雨没有雨,槐树上,挂着的都是泪,洁白晶莹。

 
By 李敏翠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