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红楼梦》妙玉:不合群的人,活得最自在
By  王甜甜 发表于 2020/6/17 9:29:00 

在《红楼梦》的社交圈子中,妙玉是个极为边缘的人物。
她不是贾府的亲戚,也不是贾府诸人的朋友,她不是主子,更非婢仆。
她非僧非俗,似佛似道,总之与贾府的红尘富贵,格格不入。
最喜欢女孩儿的宝玉评她“为人孤僻,不合时宜”,与她做了十年邻居的邢岫烟说她“放诞诡僻”,连贾府公认的大菩萨李纨也说:“可厌妙玉为人”。
然而,尽管被众人菲薄,我们却不得不承认,不合群的妙玉,才是大观园里活得最自在的人。不合群的人,往往自尊且自信。
叔本华说:一个人的合群程度,大概和他知识的贫乏以及俗气成正比。
而妙玉的不合群,正是她自尊自信的外在表现。
《红楼梦》第十八回,贾府为元妃省亲置办僧尼佛事,妙玉未出场,其出类拔萃的姿态便已扑面而来。
林之孝家的介绍她:通文墨,熟经文,模样儿也极好。只听得王夫人不等回完,便要接她来。
但出身教养不凡,又饱读诗书的妙玉,即使家道没落,眼界也不是一般女孩儿能比的。
贾府这样的人家,晴雯袭人死都不愿出去,可面对他们的邀请,妙玉却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
最后还是王夫人下了请帖,表示了十足的诚意,妙玉才入住栊翠庵。
除了自尊自重,妙玉的自信也使她与贾府的女眷们截然不同。
同是苏州官宦人家的小姐,同样饱读诗书且寄人篱下,黛玉初到贾府的表现是“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连吃饭也“一一改过来”,生怕自己跟别人不同。
黛玉的谨小慎微中,透露出极强的不自信。
与黛玉的“努力合群”不同,妙玉虽寄居贾府,但在栊翠庵面对众人以及大家都哄着、敬着的老祖宗贾母时,却能表现得不卑不亢,进退有度。连众人眼中“凤凰一般”的宝玉到了她这里,妙玉也照样直言:“你这遭吃的茶是托她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
甚至还要揶揄他:“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踏。”
对上位者不逢迎、不讳言,清高自守、自尊自爱,妙玉的种种表现,恰好印证了那句话:
“与其费尽心思地融入别人的圈子,战战兢兢地在乎别人的眼光,不如坦荡做自己。”不合群的人,内心自足,不假外求。
庄子有言:夫虚静恬淡寂寞无为者,万物之本也。
在很多人看来,一些人因为淡漠疏离,孤独无趣,所以才会不合群。
其实不然,不合群的人恰恰是因为内心足够丰富,不需要外人,也能自得其乐。
而妙玉,正是这样的人。
妙玉的精神世界精致、高洁而丰富,这从她对花木、茶道和诗文的造诣中,便可见一斑。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陪着贾母等人游览大观园。
一进栊翠庵,贾母便称赞:“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
贾母是一个非常懂生活艺术情调的人,品味高雅且挑剔,然而眼光极高的贾母却对妙玉的园艺水平如此青睐,足见妙玉园艺之精。
另外,芦雪庵联诗一回中,宝玉落第,被李纨罚去折梅。
不久,宝玉带回了妙玉赠他的梅花,众人看了,各个称赏。

妙玉不仅精于园艺花木,对茶道也有着很深入的研究。
贾母等人来吃茶,茶盘、茶具皆十分讲究。
等到与宝钗黛玉吃梯己茶时,所用茶具之精奇、雅致,恐怕贾府都未必找得出来。
除了茶具,妙玉对茶水也很讲究。
她用旧年蠲的雨水给贾母奉茶,贾母不仅吃了半盏,还笑着递与刘姥姥,让她也尝尝。
等到请黛玉他们吃茶,妙玉又拿出梅花上的雪水来招待,还说:“隔年蠲的雨水哪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
连贾母都满意的茶水,却入不了妙玉的眼,可见她对茶水的要求之高。
而对于品茶的境界,妙玉也颇有见地:“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
品茶如人生,须得克制,方得雅趣,否则即为滥俗。
除了花与茶,妙玉的精神世界里还有诗。
中秋夜湘云黛玉联诗,两人联了二十二韵,妙玉一口气补了十三韵。
不仅补齐了诗句,连诗境也从“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的幽凄冷瑟,转成了“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的光明之相。
妙玉开阔、明净的心胸气度,使黛玉为之折服,称赞她为“诗仙”。
杨绛曾说,世界是我们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精神自足的人恰如妙玉,不必合群而自成方圆,一个人便是整个宇宙。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站点公告
载入中。。。
站点日历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载入中。。。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