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北京女大学生天门山遇难:她错失了两次脱困的机会
By  王甜甜 发表于 2020/6/17 9:20:00 

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前几天看到一条很沉重的新闻。
5月12日,北京女大学生蒋某(化名)在张家界天门山参加极限运动时偏离路线,随后失联。
搜救队随后开始寻找,但是当地地形险峻复杂,加上近几日持续降雨,山内云雾大,能见度低,给搜寻搜救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
据知情人透露,蒋某家境优渥,才貌双全。
从小喜欢挑战刺激,曾去国外经过系统的翼装飞行专业训练,有数百次翼装飞行和高空跳伞经验。
当时她正在参加北京一个文化公司组织的拍摄极限运动短纪录片拍摄。
她从飞行高度约2500米的直升机上起跳,进行高空翼装飞行,但是当时的天气急剧变差,蒋某并未到达指定的着陆地点。
蒋某的母亲已经赶到了张家界,面对女儿的不幸,母亲整日以泪洗面,不断哀求搜救队救救自己的女孩。
真是天下父母心,每一场不幸的背后,都是焦急等待的父母和一个接近破碎的家庭。
毕竟活着,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每一个悲剧背后,都曾有逃脱的机会。
其实,不幸的发生,固然有很多客观的因素。
不过仔细考察,这次事故背后,蒋某自己也要负一定责任。
狠心地说,到目前为止,她有两次避免陷入绝境的机会,可惜都被错过了。
女孩的第一次机会,就是不应该在天气不稳定时来天门山做这个极限项目。
去过天门山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山势陡峭,峪道狭窄、山路崎岖,多处路段凿崖,多阴翳隐蔽之处。
别说是极限运动,就是平时的探险,都有一定风险。
公司选择这样一个地方拍摄,本身就有很大冒险。
更可况,5月12日,天门山的气候不稳定,山间有时阳光明媚,有时雾气很重。
这样的气象条件,其实是不适合做翼装飞行的。
可是女孩受过多年训练,又有很多的经验,觉得自己足可以应付。
再加上公司也没有采取叫停措施。
最后的结果,就是偏离了航线。女孩错失的第二机会就是没有携带定位系统。
她在出发前,将手机和定位设备全部放在了营地。
也许,在女孩看来,这不过是一次普普通通的飞行,并不需要担心什么,更不需要采取措施。
可是,真的出了问题,那便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如果她身上带着定位设备,就可以增加她获救的机会。搜救人员可以在第一时间找到她。
可惜,这个世界最残酷的事就是没有如果。
统计学原理告诉我们:
生活中,“黑天鹅”事件无处不在。
就算你做好了99.9%的准备,一生从未行差踏错。
可是那0.1%不受你控制的突发事件,仍然可能把做对事情积累的收益全部损耗完,甚至是放大几十倍、几百倍的损失。
更何况有的人还主动去把自己置于最危险的境地。
偶然的事情之间往往也隐藏了一些必然的因素。
我不是责怪女孩,毕竟这是她的工作。
我只是忍不住去想:
如果还有下次,你一定别再用生命去豪赌。
生死之外,都是小事。你赌不起,更输不起。
做人,千万不能心怀侥幸。
去年,福建三明的一位女司机开车34分钟看了30次手机,最后失控撞上隧道,当场身亡。说实话,冤枉吗?不冤。
也许在第一次分神的时候,就可能发生车祸了。
可是上帝给了她29次机会,她都没有醒悟和珍惜,直到第30次。
老话讲:事不过三,真的,到了这个份上了,没有办法了。
生活里,我们经常对一些显而易见的危险视而不见。
总以为不幸离自己很远,其实只是一种思维谬误。
在横穿马路时,车来车往,我们也照走不误。
因为我们都坚信:它不敢撞人的。
喝了酒,觉得自己还清醒,心想着我技术那么好,开车没问题。
一次两次都侥幸了,可运气永远那么好吗?
路边的烧烤摊,明知道是三无产品,可是还是忍不住点了一大堆。
你怎么知道哪天就不会食物中毒?说到底,我们的生活经验大都来自不完全归纳法,而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其实我们心里的那些侥幸,都不过是还未发生的不幸而已。
我给你举个例子,哲学家罗素提出的“火鸡理论”,你就明白了。
在火鸡饲养场里,有一只火鸡发现,第一天上午9点钟主人给它喂食。
然而作为一个卓越的归纳主义者,它并不马上作出结论。
它一直等到已收集了有关上午9点给它喂食这一经验事实的大量观察:
雨天和晴天,热天和冷天,星期三和星期四……
最后,它得出了一个定理:“每天上午9点钟,食物就会到来。”
然后在圣诞节那天,主人把火鸡捉去杀了。
从本质上讲,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和这只火鸡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我们总觉得自己做了一些危险的事,可是不也一直活得好好的吗?老天爷肯定对我特别眷顾。
问题是:昨天的成功推断不出明天的侥幸。
就像《无间道》里说的:出来混,迟早得还。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站点公告
载入中。。。
站点日历
载入中。。。
最新日志
载入中。。。
最新评论
载入中。。。
最新留言
载入中。。。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载入中。。。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载入中。。。



 
Powered by Oblog.